您现在位置:中商法治网 > 新闻 > 法治聚焦 > 正文

河南 许昌 人大 代表 “套路贷” 获利 亿元 数十家 企业 “覆灭”

2018-07-30 23:41:01    来源:每日视点法治     阅读()次    评论:0

百人 势力 讨债 一个 震惊 全国 典型“ 于欢案”

核心提示:在河南许昌,只要提起“鸿洋化工朱某生”,多数企业家会马上避而不提,眼神中惊慌恐惧表露无遗。这位许昌市人大代表,许昌市“优秀”企业家,在众多的民营企业家口中却成了“催命阎罗”,实在让人匪夷所思。自2008年以来,朱某生以“鸿洋化工”为幌子,发展其儿子朱某来、儿媳王某冉,女儿朱某蕾、女婿姚某斌、马仔刘某豪、冉某东等组建以放“高利贷”并圈养打手暴力催收的恶势力集团。几年来,靠“高利转贷”“套路贷”等手段,非法获利数亿元。每逢讨债,“讨债队”5-10人一组,对借贷人及担保人采用跟踪、侮辱、殴打、拘禁、威胁、堵门、抢夺财产等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仅2014年,朱红生设计圈套诉至法院的借贷企业16家,连带担保企业38家,连带担保自然人数十人,企业资产规模超过100亿,致许昌市魏都区产业集聚区内企业哀鸿遍野,严重影响了许昌市民营经济的良性发展。同时,暴力讨债等涉黑行为导致借贷企业经营困难、停产、破产,企业老板妻离子散,精神崩溃。据部分企业负责人称,朱某生曾扬言“谁敢动他,就让许昌政界地震”。至今,许昌民营经济圈依然“谈朱色变”。

11.jpg

22.jpg

33.jpg

根据国家法律规定,实名举报“朱某生家族式涉黑团伙”放高利贷,并组建地下“讨债队”采用殴打、恐吓、限制人身自由等手段暴力讨债,受害人及受害企业多达十多家。恳请中央纪检委、河南省纪检委、公安打黑除恶部门依法打击!

近日,许昌市政府一名县级干部,协调公、检、法召开朱某生涉及法院债务强制执行系列案,他并在会上讲到“数家企业举报朱红生违法犯罪问题不予立案,以后哪家企业再要举报,要求市辖公安部门就按诬陷罪抓捕那家企业负责人”。我们数家企业充分相信中国法制永远是除恶扬善的。

数十家民企遭遇“银行断贷”激活朱家“市场”

2011年以来,受经济下行等因素的影响,银行贷款政策有所改变,部分民营企业在银行贷款即将到期时,为寻找过桥资金,经银行工作人员介绍,无奈向“朱家”借贷,年利率多数为60%,有的高达72%。银行突然断贷,导致企业陷入“高利贷”旋涡无法自拔。即便如此,“朱家集团”在此后3年间通过暴力催收,依然获利近亿元,直至借贷企业垮台,企业老板们家庭败落。

据了解,2011年8月至2015年3月间,朱某生父子发放贷款16笔,发放贷款金额近亿元,连带担保涉及38家企业,涉及房地产、车轮铸造、电器制造、发制品制造、机械制造、纺织业、机床加工、钢构制造、汽车销售、电梯制造等实体企业。可怕的是,这些所涉及借贷、担保的企业老板的家庭成员(包含子女、儿媳等)通过“多层担保”“相互担保”被“全员绑定”,一张巨大的“黑网”悄然撒开。

担保人险遭“活埋”,妻子不堪受辱多次自杀

张某新,是许昌市仕欣食品公司负责人,为许昌东翱食品公司提供了400万元的担保,约定利息为年利率60%,因东翱食品公司未能按时还款。2014年10月,朱某生带领“讨债队”用铁锤砸开仕欣公司的大门,将张某新带走,按在车里殴打。2015年1月,张某新到财政局办事,朱某生的儿子朱某来、朱某统,女婿姚某斌带领“讨债队”10人左右,当着财政局工作人员的面将其抬上车殴打,并驾车开往禹州市,威胁称要将其拉到山上活埋,市财政局工作人员赶紧报警,提供了车牌号。朱红生的“讨债队”非法拘禁、殴打张仕新6小时后,许昌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出警赶到现场将张仕新解救。此后,张仕新公司停产,员工纷纷离职。“讨债队”通过跟踪知道了张某新的家,张某新的妻子庞某霞(化名)在司法局工作,朱红生的“讨债队”竟然到司法局办公室殴打庞某霞,并多次跟踪堵门,恐吓侮辱,导致庞某霞精神几近崩溃,数次企图自杀。

“我是担保人不是借贷人,借贷人公司的设备和财产已经被法院查封,光设备就有3000万,法院可以处置,朱某生的“讨债队”却对我进行殴打、威胁,甚至要活埋我,难道许昌真的暗无天日?”张仕新说,“妻子庞某霞本来和借贷没有任何关系,是朱某生设计圈套将我妻子牵涉进来。朱某生手下一个人私下跟我说他可以借给我100万,利息也按5分,用于偿还朱某生的贷款,但是需要我妻子庞某霞提供担保,我当时竟然没有发现是圈套,竟然在借款上签了字,后来这个人根本没有借给我100万,反而是朱红生出来称,我们都是连带担保人。如今,我的房子被查封,妻子工资卡也被冻结。

两家

一、许昌市东翱食品公司,是一家清真食品加工企业,主要生产糕点、月饼、饼干等,位于魏都区民营科技园西区。公司负责人杨某鼎说,东翱食品公司是许昌地区最大的一家清真食品加工企业,设备3000多万,曾有员工200人左右,正常生产时,仅饼干一项,年营业额可达9000万。如今设备被查封,企业停产多年。杨某鼎说,2013年1月至2014年1月,自己分5次在朱红生处共借贷1151万元,已经偿还1854.33万元,朱某生称还欠400万元,这400万元债权,朱某生称转让给了平顶山一家担保公司,法人叫倪某敏。此后,朱某生儿子朱某来、朱某统,女儿朱某蕾,分别带领打手到东翱食品公司进行威胁殴打,把自己儿子、儿媳、孙子打的流浪在外,不敢回来,孙子至今也无法上学。2015年3月29日,杨某鼎去法院应诉,在许昌中院门口被朱某生“讨债队”拉走殴打,围观群众报警,民警赶到后将自己解救。杨某鼎回忆称,当时自己被打蒙了,非常害怕,曾恳求民警护送自己脱离危险,民警也表示无奈,只能护送出自己的辖区。果然,朱某生的“讨债队”一路跟踪,当自己到许昌市行政大厅时又被拦截,限制人身自由数小时,再次报警后才得以脱身。

二、河南世纪通讯设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王某季。曾获中国女企业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女企业家协会全国“杰出创业女性”,全国三八红旗手,河南省女企业家协会副会长,河南省劳动模范、河南省“三八红旗手”,河南省支持妇女儿童事业发展爱心企业家,许昌十四中120名留守学生爱心妈妈,中国妇女十一大代表, “河南省50强女企业家、创业明星”,2007年“许昌首届时代新锐人物”,2008年“感动许昌人物”和“许昌市十大杰出创业女性”,许昌市人大代表,魏都区工商联副主席,许昌市慈善大使等等。

许昌鸿洋生化实业朱红生家族成员对河南世纪通讯设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暴力逼债事实如下:

经许昌市五一路工行董五星介绍,借朱某生儿女三笔民间高息贷款,每一笔为1000万元,月息为5.5分,每月还息,第一笔用了一个月后,息本偿还清。偿还1055万元。接下来又经五一路工行董五星介绍,为还银行贷款,再次借朱红生1000万元,月息为5.5分。第三笔760万元,是以朱某生女儿朱某蕾、女婿姚某斌出借,月息为5.5分。经政府和法院共同调节最终达成1080万元,到省移动公司重要客户源强行执行走。

第二笔与第三笔偿还几个月的利息后,从2014年10月份,因为各种原因,真还不上这笔高息贷款的本金与高息。朱某生指挥他儿子朱某莱到我公司强行抢拉公司钢材80多吨。公司钢材进价四千八一顿,朱某来按每吨一千四百元顶账,强行要拉走,这时我们把大门锁上,又找关系又找人担保没让他拉走。

因我还不起朱某生的高息贷款,他就派人监视、限制我九天九夜,(在我办公室每天24小时,连让我在夜里休息的时间都没有,)24小时限制我这个女人的人身自由,气得我晕过去几次,在这期间经常有7-8人来公司闹事,威胁我。光被医院120接到医院5次。

2015年3月22号,朱某生女儿朱某蕾、女婿姚某斌等人又限制我儿子3天3夜,用威胁和卑鄙手段把儿子的路虎车抢行卖掉,未到3年的新车原价130万元,强行连车牌尾号777一起作价59万元,又抢走儿子价值190多万元的东西,朱某生家族加之雇佣的地痞组成7---8人一组,经常隔三差五来我公司找事,找我儿子。从此儿子因为害怕出走。

朱某生的女儿朱某蕾、女婿姚某斌,多次派人跟踪我和公司的财务总监,时达12天12夜,有一次他们来了十几人,开着三辆车,堵住我们公司大门,又是大吵大闹,又吓唬我,当时我极为害怕,又怕丢人,当时逼迫的我给他们这伙人下跪时,我一头栽倒,昏迷过去,园区政府喊来120,将我拉走抢救,医院把我抢救过来后,有跟至医院威胁我,使我的精神严重受到摧残,我在朱某生儿女暴力逼债的过程中比山东于欢辱母案受害深得多,摧残程度大得多,时间长达近两年。至今我的精神经受挫后患上了严重心脏病,神经极度衰弱,一直靠安眠药强制睡眠。

那次出院以后,4月18号,又跟踪我和公司的财务总监12天12夜,(还是在办公室)把我公司财务科工作人员赶出来,强行用链条锁住我财务室的门,非法侵占我公司财务室和我的办公室,并给我讲还不起钱,让我办手续将公司全部资产转给他们。他们的暴力行为严重影响我公司正常工作,各办公室敲门破坏生产秩序、吓唬职工,利用车上的高音喇叭在办公楼前天天播放,天天叫外卖在公司里扔的到处是垃圾,工人管理行政人员陆续被吓跑,嚣张的利用车载高音喇叭喊就让企业干不成活。致使我公司从2014年4月中旬至今全面停产。

朱某蕾经常带人以抢的方式又把我鄢陵园林500亩地也占了,强行把我的园林全部资料和公章抢逼走。性质恶劣。经她查询后得知孙子、孙女名字和上学的学校,并时常以此威胁我。朱某生儿、女民间高息贷款暴力逼债将我的家庭致使支离破碎。

王某季是郑州退休工人,丈夫已去世20多年,独身来许昌创业,给当地经济做出很多贡献,由于朱某生儿、女民间高息借贷款暴力逼债王某季时间长,致使王某季神经崩溃衰弱,患上严重心脏病。也给社会极大地危害。

借850万需还2500万,企业被“套路”老板被打掉牙

提起河南通达车轮公司,负责人张某辉满腹冤屈,企业固定投资两亿多元。2013年1月14日和3也19日分别向朱某生女儿朱工某蕾借贷475万元和380万元,共计855万元,此后,通达车轮公司从2013年5月29日至2015年3月2日共计偿还朱某蕾946.16万元。然而,截止2018年4月,朱某生称仍欠1600万元。这样算下来,借款850万元,需要偿还2500万余元,利息已达到本金两倍之多,张某工巧辉认为自己遭遇了“套路贷”。

为了将张某辉父亲张某安的鹿鼎实业拉下水,朱某生集团设计圈套,在鹿鼎实业尚未涉诉的情况下,串通将鹿鼎实业和通达车轮发生经济关联(张某安为建某之父),从而将鹿鼎实业牵涉到通达车轮和朱某生等人的民间借贷中来,许昌中院依据朱某生的申请,查封了通达车轮的财产和鹿鼎实业的房产和土地。

鹿鼎实业是许昌市和魏都区重点帮扶企业。2015年3月20日,许昌市政府专门做出了关于“鹿鼎实业集团贷款”的会议纪要,后经与工行许昌市分行多次协调,该行同意在鹿鼎实业提供房产土地抵押担保的情况下发放贷款。于是,鹿鼎实业于2015年7月17日办理了两个生产车间的房产证,经评估为60313800元。2015年8月20日,当鹿鼎实业负责人张某安安在办理房产土地抵押登记时,发现土地和房产被许昌中院全部查封,评估资产价值108353880元。鹿鼎实业此时正处在银行授信的关键时期,张军安认为,自己既不是借款人,也不是担保人,属于查封错误,立即向法院提出了执行异议,但未获答复。另一方面,银行贷款迫在眉睫。因急于申请法院解封,在被朱某生等人的欺骗要挟下,张某安无奈同意了“通达车轮、鹿鼎实业、张某辉、张某安等尚欠朱某生本息930万元,待偿还730万元后,方可解封其中一栋房产……鹿鼎实业厂区所获得的征地补偿款直接归朱红生所有……如果鹿鼎实业、通达车轮等到期未能全部履行,则以930万元为基数,按照月息2分的标准支付利息……”的调解意见。随后,许昌中院制作了民事调解书。并未对有关房产进行解封。2015年9月14日,许昌市金融办向许昌中院发函,要求法院按照银行贷款利率的4倍2分重新计算等问题予以协调解决,未被采纳。最终,由于法院查封,鹿鼎实业所申请的贷款没有获批,通达车轮和鹿鼎实业全面停产。

据了解,2015年9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5〕18号)开始施行。《规定》明确了民间借贷利率有“两线三区”。即:24%以下受法律保护,24%-36%之间不保护也不反对,36%以上则不受保护。然而“利滚利”的计算方法竟然在法院的调解书上出现,张军安认为办案法官存在恶意串通、罔顾事实、滥用职权超标查封等违法违纪问题。目前,已向中院申请再审。

2014年冬,朱某生“讨债队”追债期间,张某安被骗至一家餐馆,下门牙还被打掉两颗。

企业被堵门,技术高层被拘后辞职,企业经营困难

作为建安区排名第二的发制品生产企业,瑞雅公司负责人、技术高管陈某群(化名,长沙人)被威胁、跟踪乃至被拘,公司大门多次被朱红生“讨债队”围堵,陈某群最终离开瑞雅,如今企业经营困难。据瑞雅公司实际控制人袁某伟称,瑞雅公司于2014年向朱某生等借贷550万元,在朱某生起诉公司之前,已经陆续偿还580万元。2018年1月份仍欠款965万元,在法院拘留了陈某群后,公司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偿还198万元,至今仍有近800万元欠款。借款500多万元需还1500万元,利息是本金的2倍。在陷入“套路贷”之前,企业年销售额可达2.8亿,上缴利税超千万。如今,企业已经经营非常困难,员工离职,订单丢失。朱某生的“讨债队”还多次威胁、破坏生产,致企业雪上加霜。

商会会长难逃厄运,遭劫车、拘禁、抢财产

天宏钢构集团负责人许某,是许昌市政协委员、魏都区人大代表,河南省浙江商会常务副会长。据许某称,2014年3月份至4月份分三次向朱某生儿子朱某来、女儿朱某蕾及手下刘某豪借款1100万元,约定月利分别为5分,5.5分,6分,目前已还本金465万元,已支付利息335.109万元。

2014年11月中旬,朱某来带领100多人围堵天宏公司大门,开两辆卡车准备强行拉走钢材,报警后才免除财产被抢。2014年12月份,天宏公司司机章某驾驶公司奔驰商务车(豫KG1678)被抢走,章某被打成轻伤。2015年下旬,朱文来安排30多人将许某非法拘禁在瑞贝卡大酒店,后伺机报警,经区领导出面协调、说情,才得以脱身。

借贷人不堪重压,精神失常患病失语

瑞怡发制品公司法人梁某昌(化名)、妻子崔某慧(化名)现在寄居在不知名的小市场一角,因躲避跟踪,平时基本不出门。面对记者,崔某慧失声痛哭,而梁某昌面无表情,眼神呆滞。据崔某慧说,梁某昌因为被朱某生黑势力威胁、殴打,导致患病,现在说不出话。2015年底去河南省人民医院做了手术。瑞怡公司于2013年向朱红生借贷三四百万元,月息说是4分。后来因为公司经营困难,一直没有还上。崔小慧说,2013年将近春节,朱某生带几十个人堵在公司,将自己儿子拘禁在公司,后来儿子翻墙逃脱。如今,因为不堪忍受朱某生“讨债队”的殴打、威胁,自己儿媳和儿子也离婚了。即便离婚,他们还去儿媳妇家闹,故意吓唬一岁多的孙子。2015年,在郑州的弟弟也被他们找到殴打,威胁“要扔到河里”。

“高利贷”毒害地方经济,暴力讨债涉黑

这些事件,仅仅是冰山一角。受朱某生集团“高利贷”的影响,数十家企业陷入绝境。多数企业负责人不分男女,均受到威胁、殴打、拘禁、侮辱等,部分侮辱女性的情节较之山东“于欢案”有过之而无不及。目前,“扫黑除恶”行动正进一步深入,河南省公、检、法、司等多部门也向群众列举公布了哪些行为属于“扫黑除恶”的范畴,其中也包含了“放高利贷,暴力讨债”行为。那么许昌市数十家民营企业,数十个家庭遭遇如此巨大的危机和长期摧残,为何就没有引起重视呢?难道真如朱某生所言“谁敢动他,就让许昌政界地震”吗?据知情人透露,在朱某生处借贷的企业超过70家,连带责任的还要多,涉及资产总量超百亿,朱某生集团之所以如此嚣张,是因为有强有力的“保护伞”,甚至连法院执行局都被戏称为“朱家执行局”。涉及资金量之大、人数之多、怨气之重,这足以让当地对经济社会的发展和社会大局的稳定拉响警报!“高利贷”和“暴力讨债”是地方经济健康发展的“毒瘤”,同时威胁到一方社会稳定,影响法治建设进程。此“毒瘤”一日不除,地方就不会安宁!河南许昌有多大的勇气迎接这次所谓的“地震”,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http://fz.jk598.cn/fzms/2018-07-30/16901.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声明:本网转载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键字:十家 许昌 河南
编辑:牟财源